2022-06-08星辉娱乐注册:「妙笔生花」美文《街上》

星辉娱乐注册:「妙笔生花」美文《街上》
 
 
 
点击蓝字 关注我们
优秀作文赏析
 
街 上
 
 
 
 
范矜晨
 
 
  这是一条再平凡不过的街。
  街旁高大的树木,投下阴影,在闷热的夏天使人感到凉意;树下的行人或老或小,或散步,或坐在面馆中吃面,面馆厨师笑着端上一碗碗面,供人大快朵颐。车道两旁停满了车,使原本就狭窄的车道更是狭窄,一不小心就会碰上。街对面,是一座建成约二十年的小区,小区后门停满了各种铺子,有卖烧烤的,有卖衣服的,但绝大部分是卖吃的。不知何时流下的污水污染地面,原本灰色的路砖被染成了黄不黄、红不红的颜色。
  总的来说,这条街老旧且普通,从没发生过什么大事,也不是什么“网红路”。但正是因为这份平凡,才使我的父母选择了这里。
在二十多年前,我的父母背井离乡,来到成都工作。他们向朋友借钱,欠下许多债才在这条街上买下房子。父亲在这条街上开了家店,专门帮人修电器;母亲则在这条街上找了份工作,两人在多年辛勤后才撑起了这个家。
  因为父母工作,奶奶便开始照料我。她经常带着我在这条街上走路,遇到带小孩的熟人就站在原地聊天,我便和那些小孩一起玩。有时没人陪我,我就看着路边的树池,三十多厘米高的树池我怎么也爬不上去,只好仰望着高大的树,发着呆。
  光阴流转,四季轮回。在光阴中,这条街和我都发生着变化。
平整的路砖经过日积月累的踩踏后渐渐翻起,脱离了土地。最喜欢的一家面馆在门外贴上了“旺铺出租”的字样。居住了十几年的小区也因为太过老旧而预计拆除。而我也从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孩长成了一个初中生,再也不会望着高大的树发呆了。
  物是人非了?不一定。
  当我踩上这条街时,它带给我的情感依然热烈。熟悉的人,熟悉的物,大部分还存在。因为疫情的原因,许多饭馆选择了外卖配送。洗衣店还代管接收快递。不少的年轻人因为这里的便利交通而选择搬来此处。这条街流淌着新鲜血液。
这是一条平凡,但又不平凡的街。
 
 
  点评:一条普通的街,在善于观察的有心人眼中,便是独一无二的存在。这条街,见证了平凡父母的不凡奋斗,见证了“我”的无忧童年,见证了时代的变迁,体现了新旧交替,“江山代有才人出”的生活哲思……街上,是柴米油盐的普通生活,更是人生百态的不凡样态。
 
 
 
 
余嘉懿
  我家楼下的街是没有什么超市的。要也是所谓的大型超市,更无小贩卖些锁物,也无古时举行的庙会游行。这条街上似乎沉睡着,每日似乎只有三轮师傅闲谈,几个游手好闲的年轻人坐在长椅上舒适的夹根烟,几个晨跑的老人费力的喘气,连些孩童玩得也是千篇一律。
  我对这条街无什么感人的情思,对街上的事、物更无兴趣。每日唯一新篇的风格便是路灯下的杰作。路灯是位好画家,古铜色的灯光把人衬的沧桑,和着夕阳,搅成了一幅画。
  父亲总是个反面。他对我们家这条街有分不开的思念。到哪儿玩去,总指指:“瞧,还是家里的街上好。”事实却是外面的街道都是极繁华的。父亲对其童年的那条街上的事物也是千言万语。“那条街,那些灯,在过年时可真有味。”“那街上的糖也比一般的甜几分”“那街上什么都好!”.......这些话只给我留下无限的想象,我想象以前的街道是多么的好,街上的事物也无比新鲜,有无尽的繁荣和美好在那个时代闪耀着。
  但现实的灯光下绘出的可无艺术之感,甚至是赤裸裸的失望。那条童年父亲的街,甚至放在如今只能称作土巷子,零星的商店散落在四处,极少有车经过的马路显得无力,这不正是一张老农的脸吗?岁月只会在其身上留下伤痕和失望,是回忆还不如忘却。
  父亲的街清朝时就有了,一直卧在这片宁静的土地上,没有变迁,也无所谓的历史性。父亲对此却十分骄傲,用他的话说:“无世间烦扰,得有一片安宁的净土。”就算是见过再多街上的繁华,他心中只有两条街上的事物能使其感叹,我们住的街和他童年的街。童年的力量似乎没有这么大,父亲的亲人有好几位都极早的过世了,对于他们,我无什么印象,左想,右想,父亲老一辈可能念家吧!
  最近的一本书给我了新的想法,书上说:历史的长河中遗留着无数的文物、手艺、许多因无人传承而消忘。”我恍惚,父亲如此忆街,难道是想单纯的不让人忘却?但再细想,这些情感似乎没那么简单。父亲忆我住的街,或许是提醒让我不要忘记,让我能在沧海桑田中记住这些古铜色的街道,记住街道上的那抹夕阳下的美好。
  人总会长大,我们向往着繁华的街道,也不要忘却记忆中那条土巷子.......
 
 
 
 
 
 
魏辰晨
 
 
  新年,人们都到街上抢购商品,回家团年,望着街上流动的海洋,我的心中不由地感慨万千。
  街上一派繁华,周围的灯似乎变成了红色的灯笼。人们像上一个新年一样簇拥着。
  人们的脸上都拴着笑容。孩子玩着手中的小鞭炮,大人们也放下了手机,望着小孩笑。你笑,我也笑,好不喜庆热闹。
  然而,在满是“笑容”的街上,有一个叔叔格外突出,我放下我手中正在选的红色窗花,转过身去望着他,只见他不像别人一样脸上挂着开心的笑容,他的脸上只有苦笑,他也不像别人一样在这繁华的街上选购过年用的商品,他只是无力地坐在路旁,手里捏着的手机,好像正在和谁进行通话。
  在这喜庆热闹的街上,他是那么的不同。
  突然,右边响起爆竹爆炸的声音,一旁的小孩被这巨大的声音吓到了,他的爸爸张开双臂,拥护着他,我回头去望叔叔,不知为何,他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我挤过海洋似的人群,跑呀跑,横穿过人海,跑到叔叔身边,叔叔见我过来,别着头,好像将没流出的眼泪咽回去了,又转过头来说:“小朋友,你有事吗?”我说:“叔叔,您为什么不去和家人团聚呢?”说完。叔叔指了指怀里的安全帽,说:“今年已经是我没有回家的第五个年头了。”叔叔望着一旁别人怀里的孩子说:“我也有个十一二岁的孩子。”我察觉到叔叔有点快哭了。在这繁华而又喜庆的街上,这是多么突出啊!
  妈妈站在街的另一边,大喊到:“儿子该回家了”望着天空中的明月,我的心中不由的感慨万千,告别了叔叔,我想叔叔也想给他的孩子保护吧!但他只能被生活操纵。
  街上,人们都开心的笑着,只有我和叔叔格外突出!
 
 
 
 
马兰欣
 
 
  那条街道上的建筑五年间来来回回变化,最后我已记不起每个地方初来时的模样。
但是,人不会变。每一次我看到那位爷爷站在卖蛋烘糕的小车后时,我就确信这街道上是没有变化的。至少,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没有变,记忆没有变。
我最初到那条街上时,易爷爷就在卖蛋烘糕了。是“易记蛋烘糕”,所以我也只知道他姓易。他没有店铺,总是推一辆小车,永远是在那条街上。五年,他的身影总在那里。
我和妹妹对易爷爷制作的蛋烘糕总是垂涎三尺,每次路过都会恳求妈妈给我们买两个,获得批准后就兴高采烈地奔向小车,那一小段街路我们跑了不知多少回。
我喜欢看易爷爷制作蛋烘糕。他的技术很娴熟——或许是做的次数太多了,总之我从未见到过他手下失败焦黑的面团。他总动作迅速熟练——舀一勺面糊放进两个容器,过一会儿在里面加入芝麻糖花生酱一类,一边夹起来蛋烘糕一边捻起几张纸片垫在蛋烘糕底部递给等候的人们,下一秒又开始倒入面糊,加入味道。易爷爷做的蛋烘糕是我最喜欢吃的,它的口感很脆,花生酱恰到好处,不会觉得腻。
但是后来我们搬家了。后来我再也没有吃到同那一样的蛋烘糕了。直到有一天我又去了那条街,我看见建筑物又有些不一样,店铺又换了一批。但我一眼就看到了易爷爷,还是那个地方,还是那辆小车。他记得我,笑眯眯的与我打招呼,我很高兴的跑过那一小段街路,心里说不出的雀跃。
街上,什么都能变,什么都会变。但总有那么一个人,不会变。人情,不会变。
街道是有温度的。带着看不见的温暖,身在那独特的那一条街道上才能感受到的,仅仅属于当下的温暖。
 
 
唐子悦
 
 
  古老的钟声,轻轻在我耳边吟唱,可爱的小溪顺着古老的石巷涌向大小房屋。
  柳叶儿顽皮的在我头顶摇晃着,时不时几株杨花不小心迷了路,溜进我的鼻息中。
  这是一座多么美丽的古镇啊!大小的街巷,所能窃见的是千百年前人们的生活啊!
  古朴的小街静静立于这条青石巷所铺成的街上,静静的抚摸着它们,想到几千年前的古人们也曾如此,我不由自主的高兴。这就是古建筑最独特的魅力吧!清幽,迷人却又不失一种淡淡的因时间流逝所产生的古朴。
  在远处的尽头,我仿佛看见一位商贩正扛着一大篓的豆腐向我缓缓走来,“卖豆腐!”他苍老的声音在古街的尽头不断回响。
而在近处,是数不尽的喧闹。大小的铺子杂七杂八的倚在古建筑旁,那些亮晶晶的玩具,大小如花蝴蝶般的伞与那街上的古朴形成鲜明的对比。
  古老而清幽的小街,被迫穿上了一件又一件花色丰富的衣裳,它的那古朴不知何时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这是现实与时间的冲突啊!这是人性与历史起的冲突啊!古老美丽的江南街上,却因人们的欲望,在大街小巷,在这条小小的街上,布满了一家又一家为牟利而存在的商店。古老无价的历史古街,却成为他们的牟利和谋钱的工具啊!
  像这样旅行、参观,不过就是换一个地方吃喝玩乐嘛?还有什么意义呢?看那些与商铺截然不同的存在小小街角的古建筑吗?
  不由自主的,我想起一则新闻:世界非遗江南小镇,因过于发展旅游业,不少古建筑遭到破坏,被世界非遗反复提醒……
  这条古街,不是人们用来牟利的工具!是历史的重要文物,是我们祖先的智慧结晶!它是我们为之骄傲自豪,见证了我们上下五千年的光荣历史的宝贵文物啊!
  古老的青石街上,流过一条又一条静静的小溪。古老的街啊!你见证了多少朝代的兴盛,你让多少人为你而自豪。愿世间有人能一一抚平你的伤口。
  古老的街上,静静走过无数的时间与人与事,溪水恒古不变的流淌着,远处我听见了古朴的古琴声……
 
 
 
 
李翀蔚
 
 
  许多人都说,街上很美。诚然,走在街上,两旁的摩天大楼与便民设施,都充满了现代的科技感。但是,在这个科技的背后,是对郊区自然的各种污染。
  犹记得,我小时候也来过这里,只不过那时这里还没有繁华的街,有的只有一条条黄土飞扬的路;四周也只有大片的秧苗田;再远点便是青山绿水。花草虫兽,好不可爱。
  犹记得,在老家的那片土地上,还有着无垠的草地。那地,松松的,带着新翻的泥土的气息;风中还带着各色花的香;天上的风筝,在那蓝天白云红日的衬托下,自在的游荡。
  犹记得,伯伯坐在门边,望着那一道道田垄,一片片秧田,一条条土路,灿烂的笑。这一条条街道,酝酿了他曾经的欢笑。
  只可惜,这里已变成新开发的街区;自然的恬淡,也向远方流淌。
  向前走,转头看看周围,昔日的清纯早已化作尘埃落地。取而代之的是,每栋楼中随处可见的红色耗能标。
  终于在数以万计的环保者的抗议下,这片工业新区被关停了。
  半年后,再走在走在这街上,先前的科技感也已繁华落尽,街上只有拆后的残垣断壁;施工轰鸣声依旧响彻云霄。俯身细看,街上的柏油路仍依稀可辨,只是埋在黄土之下,已不见那油光发亮的面庞。
  再看到那条河,当年清澈见底的碧水也以泥石俱下,现已是深秋,看到那彤红的夕阳与远飞的白鸟,不禁想起“落霞与孤鹜齐飞”,只可惜,不再有“秋水共长天一色”了。固然,这些工厂都是在为了地方经济做贡献,但这就好比《死神永生》中的那一句感叹:“他们就是念叨着这样的话把妈卖给妓院的。”
  再看当年街道的样子,竟仍稀存,又想起“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的确,死灰也会复燃。不论是新能源的开发,还是还青山以绿水,都不是定数。
  这街,功败与否,待事成后自有人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