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6-10星辉娱乐平台:连载丨《开天辟地录之凤凰传说》第三章 凤入大荒(四

星辉娱乐平台:连载丨《开天辟地录之凤凰传说》第三章 凤入大荒(四)
 
收录于话题
#星辉娱乐平台:连载#凤凰传说#星辉娱乐平台:
/ 点击进入阅读
楔子1 楔子2
第一章盘古传奇
(一) (二)(三) (四)
第二章雷泽风云
(一) (二) (三) (四)
第三章 凤入大荒
(一) (二) (三)
 
 
 
 
 
 
 
第三章
 
 
 
 
凤入大荒
 
 
(四)
 
 
 
等风铃闪开身子时,伊娃已经把面纱重新戴上了。
 
 
她轻声的说道:“师父一直不允许我们在凡人面前露面。她常说凡人的根基浅,定力弱。尤其是那些年轻的男人。如果经常露面的话,必定会引起人间的混乱。所以我们戴面纱实在是迫不得已,倒不是为了让自己显得神秘高贵。这一节,还望你能够理解。”
 
 
我魂不守舍的回答道:“理解,当然理解。你要是经常在我面前揭面纱的话,无论让干什么,我都会答应你。”她轻轻的一笑说道:“这么说来,你答应去大荒东洲了?”我应声虫般的回答道:“去,我一定去。”
 
 
风铃一旁大声说道:“我也要去,跟你一块去!”我吃了一吓,连忙说道:“你不能去,我们这是去打仗,可不是闹着玩的,你以为是过家家吗?”她的大眼睛里泪水在打转,冲我喊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去干嘛?我这次就去!”我耐心的跟她解释道:“这么远的路程,比到华山这里远多了,我们去了,万一回不来怎么办?再说了,她们要的是能打仗的战士,你去能干什么?”她说道:“我可以给你做饭,洗衣服。你要是寂寞了,我还可以陪你说说话。总之,我非去不可。”
 
 
我求助的向伊娃望去,却发现她已经“及时”的走掉了。看到我四处张望,风铃冷冷的说道:“你在找谁?找那个迷死男人的女妖怪吗?”我连忙捂住她的嘴,低声说道:“小点声!人家是梵天,不是女妖怪。”她火气更大了,一把推开我说道:“我就知道你忘不了她,如今行动就护着她。”说着就抽抽噎噎的哭起来。我苦笑道:“你冲我发火没关系,人家伊娃可没有得罪你,你为什么背后骂她?”她哭道:“不为什么,我就是看她特别讨厌。”
 
 
我又无语了,这是我今天听到第二个女孩子说讨厌某个人了。
 
 
风铃哭了一会儿,却突然停了下来,愤愤的说道:“你想丢下我,门都没有。我想好了,今晚我就睡在这儿。”我吓了一跳,忙说道:“这不行。我们、我们还没有经过老祖母同意,不能住一块儿。”她没有理我,径直躺在我的床上,振振有词的说道:“老祖母早就同意了。不然,她为什么让我来找你?”我奇怪的问道:“前天你不还说自己是偷偷跑出来的吗?”她强词夺理的说道:“你别管我怎么来的,反正老祖母已经知道了。我来找自己的男人,天经地义!”
 
 
我闭上了嘴巴,知道同女人吵架是赢不了的,尤其是一个失去理智的女人。
 
 
我在桌子上趴了半夜,天色发亮时,才醉眼惺忪的走出了屋子。刚想找个地方洗把脸,迎头差点撞在了一人身上,我揉眼一看,原来是风鸡。他身后居然还站着风虎和华光。正准备向他们问早时,只听风铃在我身后操着甜甜的声音跟他们打招呼:“早啊,华光大哥。”
 
 
三人的眼光不约而同的聚集到她身上,只见她披头散发,衣冠不整,脸上却神采奕奕,似乎整个人都在笑起来。她骄傲的挺了挺半漏的胸脯,从几个男人身边袅袅婷婷的走了过去,几乎把风鸡的眼睛给惊掉了。当三人重新将目光聚集到我身上来回打量时,我当时就慌了手脚,连忙解释道:“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我们没有、没有那个。”
 
 
风鸡不无嘲讽的说道:“没有哪个啊?你知道我们在想什么?”华光笑呵呵走过来,搂着我的肩膀说道:“男孩子吗,早晚都会变成男人。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吞吞吐吐的说道:“可是、可是我们……”华光不等我说完,一边拥着我,一边说道:“走,大哥请你喝酒去。”风鸡也不容我开口,在后面拼命的推着我。我知道这事儿越描愈黑,实战是没法解释。
 
 
早饭确实有酒,但不是给我备的,而是给雷泽氏的饯行酒。雷公席间跟大家一一话别,不胜唏嘘。用过早饭之后,我们将雷泽氏全体族人送至东行的路上,跟他们挥手告别。这次还是由婼亚引路,雷公则改成了断后。雷明因为受了伤,留在华胥氏的庄子上安心静养。
 
 
却说雷泽氏一路东行,最终到了东方的一个大湖边上定居了下来。他们为了纪念故土,将这个湖泊也命名为雷泽,后来又改称雷夏泽,地点大体在现代的山东省菏泽市境内。《禹贡》曰:“济河惟兖州。九河既道,雷夏既泽,澭沮会同,桑土既蚕,是降丘宅土。”汉朝学者郑玄说:“雷泽,兖州泽,今属济阴。” 唐初《括地志·濮州》雷泽县云:“雷夏泽在濮州雷泽县郭外西北”;又载:“濮州雷泽县,本汉成阳县,在州东南九十里。”由此可见,雷泽的方位应在今菏泽城东北六十里、鄄城东南三十里、郓城西南六十里。雷泽氏迁过去的这批人,因为大多都是身强力壮的战士,所以他们的后世子孙(当今的山东人)一个个也都身材高大。两千年之后,也就是大约公元前7700年前,雷泽氏族与华胥氏族结合,终于诞生了我国历史上一个伟大的氏族——伏羲!这是后话。
 
 
送走了雷公他们之后,我便整日跟华光泡在一块。说实话,我现在有点怕见风铃,不知道她还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奇怪的是,伊娃现在似乎也在躲着我,是不是逼着她揭开面纱有点过分了?
 
 
华光见我闷闷不乐,问起原因,我于是将昨晚的事情告诉了他。他睁大眼睛打量着我,似乎在看一个怪物。我被他盯的有点发毛,追问原因,他摇着头说道:“真有你的,能把梵天凤凰的面纱揭下来,恐怕这个世界上还没有第二个凡人能做的到。问题还不在这里,虽然我们仙凡两隔,可你毕竟是个男人,她毕竟是个女的。这种情况下你若是还不去大荒东洲,就等于跟整个仙界为敌了。”我被他说的心里直打鼓,没精打采的说道:“谁说不去了?只是风铃也一直闹着要去,我实在是拦不住她。”他稍稍考虑了一下说道:“去找风虎吧,说不定他有办法。”
 
 
我又去找风虎,他却去照顾雷明了,我只得又去了雷明养伤的地方。雷明的伤口已经结了疤,看来已无大碍。风虎正跟他讲着要去大荒东洲的事情。看到我进来,雷明挣扎着要起来,我赶忙劝道:“快躺着,伤口裂开了就不好了。”他感叹道:“以前我跟着父亲与大家为敌,没想到你们还这样照顾我。在离家这么远的地方,看到你们就像看到亲人一样。现在想来,我以前那些日子真是白活了。”我连忙劝他安心养伤,不要多想。这时,一个留下照顾他的雷泽氏年轻人过来行礼,我看他似乎有些眼熟,只是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风虎笑道:“你怎么把他给忘了,他在咱们家养过伤的。”我这才想起来,原来这个年轻人曾经跟着雷老虎进攻葫芦河谷,结果在谷口一役中受了重伤,后来被雷苍梧治好了。养伤期间,我还去看过他两次。我连忙笑道:“原来你是那个、那个叫雷远声的,对不对?”雷远声笑道:“阿耶导好记性。”
 
我们说了几句闲话,雷明突然说道:“阿耶导,我也想去大荒东洲。”我忙劝道:“这不行,你的伤还没好,去大荒东洲又远,咱们还是从长计议吧。”雷远声回道:“阿耶导明鉴:这段日子以来,我们经历了这么多事情,才知道以前做的是多么荒唐。看看那些梵天们的所作所为,哪一件不是为了百姓的福祉着想?难怪她们能修成仙体,不老长生。像我们这种危害百姓之人,真是活该下地狱。我二人刚才商量了一下,决定伤好之后就去大荒东洲效力,跟敌人决一死战。不为别的,就为我们以前的罪行还债吧!请阿耶导成全。”
 
 
我拍手道:“好啊,正所谓‘浪子回头金不换’。二位能够迷途知返,真是一大喜事。就凭这个,我们今天就该一醉方休。去大荒东洲的事情包在我身上,我一会儿就跟伊娃仙子说去。”
 
 
当风虎问我“金不换”什么意思时,我赶紧找借口溜了出来。我很清楚自己的底细,往往不知不觉间就将后世的一些名言名句说出来,闹的场面很是尴尬。如果解释下去的话,可能会陷入越说越乱的怪圈,还是趁早溜之大吉的好。
 
 
接下来的几天,华山脚下不时的有人到来。这些人个个身强力壮,应该是来自不同氏族或者部落的战士。我不知道这些梵天是怎么把他们召集过来的,看着他们众志成城的样子,我不禁对伊娃她们的号召力深感敬佩。
 
 
我找到伊娃的时候,她正在跟华清风商议事情。看到我之后,她的一双美目中流露出复杂的神情。我暂时无法明白这种神情的含义,就将雷明他们征求去大荒东洲的事情告诉了她。她同意了,只是说这次因为他们伤病暂时还没好,只能赶在下一批了。
 
 
我趁机向她打听这次东出的细节。据她说中土之地共有三个集合地点。华山脚下是一个,南方和北方另外还有两个。我不清楚她说的南方和北方具体指的什么地理位置,也懒得打听,我感兴趣的只是雷鸟。
 
 
“我们这里现在有三十几只雷鸟,”她说道:“明天我就带你们学习如何驾驭它们。你刚才进来的时候,我正在跟华老庄主商议此事。”我苦笑道:“原来只有三十几只,那么三个地方最多也只有百十只了?也就是说,我们一次只能运送一百多个战士过去,这点人手够做什么的?”
 
 
伊娃叹道:“目前只能做到这样了。我们梵天虽然有些超人的法力,可毕竟大多数都是女人。治理这些地方还勉为其难,要说打仗,那就爱莫能助了。有一部分梵天甚至认为我们不必再管凡间的这些琐事,任他们自生自灭就是了。我师父力排众议,亲自带领我们这些弟子赶赴大荒东洲,说是要与当地的百姓共存亡。她这种心情,只有我们这些做徒弟的才知道罢了。”
 
 
我肃然起敬道:“尊师真是大慈大悲。单凭这份心胸,实非他人能及。她老人家是九天玄女吗?”伊娃说道:“正是,她老人家是第九代大梵天。我师父掌管昆仑九部,本来是打算将玄女、素女和须女部的梵天都动员起来。可是我素女部的师姑就是不肯前往,而且素女部的梵天一个都没过去。如今大荒东洲那里只有玄女和须女部的梵天。师父她老人家为了显示三位一体,这些年来一直穿着素女部的白衣现身凡间,大荒东洲的人因此都称她‘白衣凤凰’。”我奇道:“原来她是第九代,我还以为她的名字就叫九天玄女呢。”伊娃摇头道:“不是的,她前面还有八代前辈。我们这些梵天们的领袖被称作大梵天。前面的八代大梵天也是穷研天数,玄功大进,活了几百岁,然而都没达到我师父如今的水平。我师父在她这些前辈积累的基础上完成了超越,终于悟得天道,玄功大成,修成不死之身。三千年前,师父将自己的修炼心法去芜存菁,作成《河图》与《洛书》 ,传道天下。她老人家因居住在昆仑九重,掌管昆仑风姓九部,所以被世人尊为九天玄女。”我小心翼翼的问道:“我能请教一下尊师的名讳吗?”伊娃听后,马上起身面北而立,俯首恭恭敬敬的回答道:“伊洛萨姆娜!”
 
 
我沉默半晌,回到原来的话题说道:“即使她老人家法术超凡,面对如狼似虎的狼人战士,我们就去这点人管用吗?”伊娃叹道:“师父她只懂的救人,不懂的杀人。所以她盼着中土过去的人中,能有一两位懂的战争的天才。大荒东洲的百姓已经被狼人吓破了胆,如今只知道逃避,没人敢打仗了,这就是我们今天面临的困境。希望你能理解吧。”
 
 
我当然能理解,可是我不愿意理解。我本来以为这次的任务没有多么复杂,最难的一点应该在穿越上。只要能穿越过来,在这个还没有开化的世界里找一把剑,还不是手到擒来?哪知道来到这个年代之后,一件事接着一件事,似乎离我的任务渐行渐远了,我不得不为眼前的世界打拼,这究竟算怎么一回事?
 
 
第二天的上午,我们跟着伊娃来到一条小河边。奇怪的是,她居然将风铃也带来了,当然形影不离的还有黑虎。难道风铃找过她,她同意了?当我问到这个问题时,风铃翻了一下白眼,没有搭理我。此时我的心思已经不关心这个了,只是四下寻找雷鸟,然而望了半天没有看到一只。
 
 
我将目光转向伊娃,只见她将小指放在嘴边,发出一声清越的哨音。附近的树林中立即传来一阵树叶搅动的声音,一只雷鸟飞了出来,接着又是一只,转眼飞出了几十只,它们在半空中不停的盘旋着,黑压压的遮挡了半个天空。等伊娃第二声哨音响起的时候,这些雷鸟纷纷的在河边的空地落下,一时之间鸟翼煽动的声音此起彼伏,让人眼花缭乱。
 
 
据伊娃说,梵天们驯服雷鸟也花了很长时间。现在的这些雷鸟虽然对梵天服服帖帖,对我们这些凡人却未必配合。想要成功的驾驭雷鸟,还要通过几天的练习才行。她将首次训练的地点选在河边,是有道理的。一开始我们不能飞得太高,在河面上飞行就可以了,万一掉下来,也不至于当场摔死。
 
 
伊娃开始教大家如何驾驭雷鸟,她先是拿出一块干肉来给雷鸟喂食,建立初步的感情。然后趁机抚摸它的羽毛,进一步打消它的戒心,最后才能乘上去。她乘着一只雷鸟示范了一遍,然后让大家依法学习。
 
 
我指着其中最大的一只雷鸟笑道:“我可以选它吗?”伊娃悠然的说道:“这是它们的头儿,脾气最坏,最难驯服。当然它也力气最大,飞的最高。其它的雷鸟都很温顺,唯有这只我劝你还是别打它的主意,因为到目前只有我师父乘过它。我们给它起了个名字,叫‘大鹏’雷音鸟。你要是不怕死的话,倒可以试试。”我笑道:“当然要试,我今天就是冲它来的。”
 
我按照她教给我的步骤,一步步的打消了大鹏雷音鸟对我的戒心。然后趁它不注意时,纵身跳到了鸟背上。大鹏吃了一吓,双翅展开跳了起来,准备将我甩下来。我早有防备,双手紧紧的搂住了它的脖子。
 
 
我这一搂大有讲究。原来我昨天思量了半日,觉得在乘雷鸟这一类事情上,首先要解决的就是安全问题。今天一早,我就在自己腰间拴了一条长长的麻绳。麻绳的两端跟我的双臂差不多等长,一端我系了个死结,另一端做了个活结。等我搂住这大鹏的脖子之后,我将那个死结塞入活结之中扣住,然后就会越拉越紧。我反复实验了多次,直到完全熟练之后,这才放下心来。
 
 
如今这麻绳的一边捆在了我的腰间,另一端的绳套套在大鹏的脖子上,自是安全无忧了。其他人没有注意到我手部的小动作,还以为我仅仅是用双手搂住的。
 
 
大鹏跳了几下,见没有将我甩下来,双翅一振,往天上飞去。众人都高呼着给我打气,我也紧紧搂住它的脖子,不敢松开。这大鹏飞到高处,猛然一个翻身,立时将我的身子甩离了它的背部,双腿在空中荡来荡去。下面的人一片惊呼。那大鹏见没有将我甩掉,又迅速往高空钻去。我只觉双耳生风,比在部队时坐直升机刺激多了,我以前的那些战友们肯定没有过这种享受,哈哈!忽然大鹏又是一个急翻身,然后紧接着连翻了几个,这次感觉像坐过山车一样了。好在当初我腹部绕杠训练的也不错,平衡机能相当好,不然就这几下子,非把我甩晕了不可。
 
 
那大鹏又折腾了一阵子,见始终无法将我甩掉,终于安静了下来,改成了缓慢的平飞。等伊娃吹哨让它下来时,我感觉双臂酸痛不已,原来力气早就用尽了。还好那根麻绳分担了我大部分体重,不然我很有可能会被甩成空中飞人,坠地而亡了。当我从大鹏身上跳下来时,差点踉跄倒地。我强忍着五脏六腑之内的翻腾,问伊娃道:“有水吗?”她微笑着递给我一个葫芦,我一口气灌下,这才感觉到内脏是我的。
 
 
大家纷纷围过来,向我祝贺。风鸡一旁脸色苍白的说道:“我还是算了吧。刚才要是换了我上去,早就给摔成肉饼了。”伊娃笑道:“没关系的,其它的雷鸟都很温顺,你试试就知道了。”风鸡直是摇头。这时只见婼姜出来道:“还是让我来吧。”我知道她在华山上是乘过一次雷鸟的。只见她步履轻盈的走向一只雷鸟,全程模拟伊娃的动作完成了试飞,很自然的就成功了。
 
 
婼姜的成功激励了大家,众人的胆子也大了起来,陆陆续续的都试飞了一遍。虽然今天飞的不高,时间也短,可毕竟都是第一次在空中飞翔,那份兴奋的心情,不是一般的言语可以表达的。落地之后,他们之中有的激动的大吼大叫,有的流眼泪,也有的胡吹海吹,甚至还有的尿了裤子。
 
 
伊娃后来发给每人一支雷音哨,据说每个哨子发出来的声音有点不同,然而雷鸟们可以分辨出来。所以基本上可以一哨对应一鸟。这样一来,大家都可以用哨音呼唤自己乘坐的雷鸟了。
 
 
大家对我的“发明”也很感兴趣,决定回去之后每人做一套,明日再飞的时候套在雷鸟的脖子上。毕竟大家都是凡人,万一雷鸟不听指挥,那就是坠地而亡的结局了。
 
 
接下来的几天我们勤加练习,跟雷鸟的配合也越来越熟练。我驾驭的大鹏跟我的感情也越来越深,后来每次见面时,它都用自己的脑袋在我的身上蹭来蹭去,显得亲热异常。
 
 
风铃也学会了驾驭雷鸟。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伊娃被她闹的实在没有办法,又碍于我的情面,只能答应带上她。她不仅自己乘上雷鸟,有时居然还带黑虎一块上去。我拗不过她,只能任由她折腾。令我惊奇的是,黑虎竟然不害怕,回到地面之后还一副怡然自得的样子,真是像极了它那个敢作敢为的女主人。
 
 
数日之后,伊娃见我们练习的差不多了,决定马上启程。众人带上武器干粮,在小河边集合。华清风携大部分族人前来给我们送行。华光、婼姜、风虎、风鸡和我等三十几人站成一排,接过大家敬上的美酒,一饮而尽。
 
 
伊娃带头跨上雷鸟,缓缓升到半空盘旋等待。大家也纷纷上了鸟背,挥手跟华清风等惜别。一时之间,众人陆续升空,会齐之后,一路往东方飞去。
 
 
雷鸟的速度很快,飞过黄河之后,沿河北岸而行。我的中国地理学的还是不错的,知道左边就是中条山,再往东就是王屋山。午后时分,当我们准备停下来歇息时,只见眼前的大山丹崖碧峰,壮美异常,就知道已经来到了号称天下之脊的太行山。
 
 
当初在部队的时候,我专门培训过电脑课程。闲暇之余,想到自己虽然不能到处旅游,那么来个“网上旅游”也是一样的,所以就经常百度一下各地的自然景观。虽然大多数看过就忘了,但是那些有特色的景观还是记忆犹新。比如说中国的五岳、太行、黄山、峨眉等各有各的山势特征,我还是一眼就能认出来的。
 
 
这个年代的其他人就没有我这样“见多识广”了。他们都是第一次在上空俯瞰到这么多不同的景观,一个个都像吃了兴奋剂似的,下地之后互相交流吹捧。风鸡吹嘘的尤其带劲儿,连说带比的,几乎把自己吹成了会飞的神仙。
 
 
我是“过来人”,自然没有他们那样兴奋,站在一旁默默的想事情。现在我突然后悔自己的地理知识懂的实在太少了,尤其是世界地理。将来到达美洲之后,我恐怕连自己具体身在哪个位置都不清楚。
 
 
这时我听到身后有人悠然的说道:“也不知道这么好看的山叫什么名字。”我随口说道:“太行山吧。”转身望去,说话的是风铃,另外一个紧紧盯着我的却是伊娃。我这才想起自己无意之间说出了太行山的名字,暗自叫糟。心想难道在这个时代它也是叫这个名字?
 
 
 
(待续)
 
周一见